手機(3)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當同年齡的人紛紛進入大學的時候,她卻便成了三失,失學、失業、失去了經濟靠山,誰也想不到她居然開始認真的工作,白天賣保險,兼職在手機維修店工作,晚上專挑免費入場的夜店等人請喝酒。

據說某晚喝醉酒的她,跟身邊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女性朋友吐出了自己的想法,在手機維修店工作,直接可以弄到客戶手機內的資料,一個人用甚麼手機,也往往等於一個人的整體經濟狀況的表現,這些資料到手,便可以輕易的估算他們可能需要怎麼樣的保險,而晚上去夜店,既是消遣,也是釣凱子的好遊戲。

“凱子,又名冤大頭,被視為能提供足夠物質需要的優質觀音兵!”

clubbing
iphone 4

測試一個凱子最好的方法,是看在夜店內他願意消費多少,門外的車可以租,手上的表可以假,願意掏真金白銀出來買酒的,是最基本確定有錢的門檻。那些精明的,想靠錢玩女人的,都不是她的目標,她早就不相信愛情,只相信鈔票。

她覺得自己學聰明了,她不需要再出賣自己的肉體,也不需要成為誰的女友,她一樣賺到想要的金額,比她學歷高的,比她漂亮的,都賺得沒有她多。或者她從來沒有心,只有比較,誰愛上她最後都只會受傷。

她從來不扔任何一部用過的手機,只是讓它們安靜的躺在抽屜裏,就好像那是成長的里程碑,兩年前她買了iPhone4,順便投資開了一家App開發公司,到今天也幫她賺了半個單位,可是她卻任由父母繼續住在公屋,甚至一年連見一面都嫌多。

她看著鏡中出現魚尾紋的自己,突然明白,原來愛情有一種,可以只愛錢,只愛自己。

(待續)

原文刊於2013年7月 Cosmo Girl網絡版

Love Coach HK
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70號卡佛大廈11樓1104室
+852 9798-9254
[email protected]